西部奇闻 | 西部历史 | 西部商机 | 西部开发  |  西部风情  |  西部艺术
贵州  |  云南   |   四川   |   陕西   |   甘肃   |   宁夏   |   青海  |  新疆   |   西藏   |   内蒙   |   重庆  |  广西
用户注册
西部论坛
网上商城
网络电视
最新信息
西部邮局
无标题文档
  贵阳社保缴费基数调整下限为上一年全省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的...
  贵阳市摇号和限行规定今起调整,摇号两年未中可直接获得专段...
  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选择拍卖机构《2013第7号》公告...
  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选择拍卖机构《2013第6号》公告...
  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对外委托司法鉴定(评估)、拍卖项目...
  关于转发贵州省商务厅2010年度全省拍卖企业年审情况的通...
  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关于执行财产委托拍卖竞标公告...
  加大对民族地区的支持加速民族地区发展、转型和跨越...
  赵克志会见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材一行...
  栗战书强调:人才是贵州实现又好又快、更好更快发展的基础要...
您是本站第   位嘉宾 
搜索
百度中文搜索引擎
  您的位置:西部商务网 >> |西部新闻| >> 甘肃宁夏 > 文章内容
上门女婿因家庭矛盾杀害妻儿后报警(组图)
来源:【 中国新闻网】编辑:【admin】上传时间:【2010-2-24 10:30:39】字体: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人气:【2241

 

 

上门女婿因家庭矛盾杀害妻儿后报警(组图)

高三小全家三年前的合影。

上门女婿因家庭矛盾杀害妻儿后报警(组图)

高三小家刚刚翻修完的三孔窑洞。

上门女婿因家庭矛盾杀害妻儿后报警(组图)

贺伟忠和老伴坐在贴着很多男娃娃年画的窑洞里,他们怎么也想不通高三小会做出这样的事。

村里人公认的好后生突然杀害了妻子和一双儿女,这背后是一个上门女婿13年的忍受和承受。“人人心里都有一个火药桶”,当家庭也不能成为弱者最后的避风港时,来自亲人的伤害和冷漠,很可能压垮一个本不算坚强的男人

华商报记者 张宏伟 文/图

被村里人公认的好后生突然杀害了妻子和一双儿女,然后报警自首。蹊跷杀亲案背后是一个上门女婿13年的忍受和承受。“人人心里都有一个火药桶”,当家庭也不能成为弱者最后的避风港时,来自亲人的伤害和冷漠,很可能变成最后一根稻草,压垮一个本不算坚强的男人。

1月27日大清早,被村里人公认的好后生高三小,干了件让所有人张口结舌的事:他杀了31岁的妻子、12岁女儿和6岁儿子,因为事先没有一点预兆,没有人清楚是什么压垮了不爱说话的高三小。

2月5日,记者来到位于210国道边的延川县文安驿镇下驿村,村口的老人们一提起高三小,无不连声说:“乖娃娃,咋干了那天大的事?”

杀亲后自己报警

贺伟忠,今年59岁。27日那天早饭时,他和老伴还有二女儿的孩子正在窑里,大女婿高三小浑身血淋淋地一头闯进窑洞门,冲着他们高喊:“你一家人就高兴吧,我家人都死了。”

贺老汉连声问:“咋了咋了?”女婿嘴里还是重复着那句话,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,另一只手始终在口袋。“天大大(老天爷),你是不是把一家人都杀了啊?”高三小转身出窑洞下坡回自己家,老两口战战兢兢跟了下去。

女儿家就在坡下10多米。派出所民警已经到了门口,高三小并没有反抗,两个民警给他戴上手铐,从他腰间搜出一把带血的匕首,光刀刃就有33厘米长。一间窑洞里到处都是血迹,女儿和两个年幼的娃娃惨不忍睹。

处警民警说,是高三小自己打电话报的警:说他“杀了婆姨和娃娃”,时间是早上8点10分。民警后来发现高三小的脖子也有刀印,可能是试图自杀,最终没有勇气而放弃。

从210国道往村里坡上看,高三小家两扇红色大铁门格外抢眼,红砖围墙内露出新修的窑洞,用石头砌的外墙也与众不同。进了院子,三孔新窑都是白色铝塑的窗户和红色防盗门,窗户下的外立面贴了瓷片,前院还堆着一堆石头,贺老汉说那是准备再砌一孔新窑。

尽管窑洞里已被清理过,但左边那孔窑洞里崭新的地板砖上还留有血渍。

贺老汉从抽屉里找出女儿的《农村合作医疗证》,里面贴有他们一家四口的合影照片,照片中的女孩眉清目秀,男孩虎头虎脑。

记者注意到,在高三小家的《农村合作医疗证》上,“户主”栏仍是高三小的名字。按照入赘时的约定,这里本该填写的名字应是“贺志高”。

因家庭贫困而入赘

“改名贺志高”,是高三小当年入赘时所签“招婿协议”头一条就规定的。

1997年底,贺家大女儿贺东祥年满18岁,经村里人说合,决定招高三小为婿。

高家、贺家同村,贺家三个女儿,家境不错。高家5个儿子两个女儿,男人去世早,家境贫寒。老四从小过继给了别人,老二高中林至今仍然打光棍,暂住同村亲戚的空窑洞。

村里的老汉张东芬,是高三小的媒人,他的小儿子和三小是同学。张东芬说,他是“看着高三小和贺东祥一起长大的”,觉得他俩文化程度相当,性格都比较内向,于是就撮合着两个年轻人结了婚。

五六年后,高三小学会了粉刷活,天气暖和时就去延安打工,天冷了就在家里守着老婆和娃娃,一年也能挣个万把块钱。高三小也曾动员妻子和他一起外出务工,但贺东祥不愿意出门,好在延安离家只有70公里,高三小骑着摩托随时都可以回家,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。

当时在多人见证下,双方还签了一个“招婿协议”。高三小的二哥高中林说,三弟结婚的那天早上,是他把三弟送到了贺家,“就跟村里送女子出嫁一样”。

2月5日,贺老汉从墙上镜子后面找出一个落满灰尘的塑料袋,打开一份多人签名的契约。在这张1997年12月31日签订的《贺伟忠招儿女婿约》中,以“男方:高三小改贺志高,从即日起为名”开头,“协议”中写到,因男方“自己家庭贫困,办理婚事有困难,在本人和家庭成员的同意之下,和贺伟忠之女贺东祥招为女婿”。约定婚后第一个孩子“以贺姓为名”,如有第二个孩子可“开姓为高”,契约中的“孩子”后特意用括弧注明是男孩。该契约对于贺老汉的遗产亦有约定,由高三小养老送终,家业由高三小继承。契约的末尾“男方”由高三小的母亲和叔父签字,“女方”则是贺伟忠画押。

这寥寥几百字,或许在心理上或者行为上已经改变了一个小伙子的一生。

高三小和贺东祥都是只读了几年小学,刚能写几个字,婚后小两口就搬到父母窑下的老窑单过。婚后第二年,小两口就添了一个女儿,因为是女儿就取名高盼盼,意为盼望有个儿子,6年后果然如愿,儿子取名贺浩。

逐渐积累的屈辱感

两人结婚十三年,一直很平静,“从来没有见到小两口争吵过”。

即使女婿杀了女儿和孙子孙女,贺老汉和老伴还在夸奖女婿“是个乖娃娃”,对女婿的极端行为,他们说是“乖人胆小,人家打上门来,他连动也不会动,是社会逼得没有本事的人走绝路”。

按照贺家老两口的说法,周围几家邻居都在欺负高三小,其中女婿家门前的小路就引发了多次纠纷,甚至有邻家跑到女婿家打架挑衅。

下驿村地处半山坡,所有窑洞都是在坡地上整出的平地。高三小家在半坡中间位置,院坝门前是小路的拐弯。三年前,因为坡上几户人家买了机动三轮车,经过他家门前时拐弯拐不过,就将高家门前土畔向内移了大约半米,为此邻里间发生过争吵。

2008年8月,坡上的苗家新买了轻型卡车,先前已经拓宽的弯道还是太窄,于是村干部“逼着”高三小再次将门前土畔让进半米。为此,贺老汉一家认为受了欺负,“这条路都快30年了,怎么到了现在就得一让再让呢?”去年的正月初七,坡上苗家又和高三小干了一架,尽管当时派出所也派人处警,但贺家认为民警处理不公,“从那以后高三小就对出外打工失去了信心”。

贺家人还说,除了门前土畔纠纷外,窑后的李家也因为宅基院墙曾经与高三小家有过过节。

对于高三小,村主任张新闻颇感困惑,他对高三小的评价是“性格内向、孤僻”。因为高三小家翻新窑洞是“新农村建设”旧村改造项目,如果通过政府验收,高家即可获得政府补贴约12000元。经济上也不应该有大问题。媒人张东芬也说,高三小“这个后生是个好娃娃,但家里的一些事情处理得不好”。

高三小的丈母娘却是一肚子苦水,她说女婿对老两口不错,她对女婿也很好,女儿家修窑洞,她还资助了2万元。

“他可喜欢他那两个娃娃了”

坡上苗家大门敞开着,一辆轻卡停在院中,正忙着扫地的苗家儿子说,自己刚从延安打工回家,并不了解以前的情况。有村民说,去年正月初七之所以发生苗家上门打架,是因为高家把垃圾倒在了门前路上,“大过年的,家里总有亲戚朋友走访,把垃圾倒在路上算什么啊?”

窑后收废品的李家辰,并不认为自己与高三小有过节算多大事情。他反问记者:“如果咱俩有矛盾,你是杀我,还是杀自己的媳妇和娃娃?”

李家辰说,5年前高三小还经常来借气管给自行车打气,后来买摩托车后几乎就没有了来往,半年前高三小提出李家的院墙靠在他家窑洞,李家辰还将院墙内移了一点。

杀自己的娃娃,是高三小最不能被村里人理解的事,他“可喜欢他那两个娃娃了”,即使半夜娃娃要吃零食,他也会敲开小卖部的门,娃要啥给买啥。

高中林是案发前最后一个接触高三小的人。案发前一晚,他曾带了一箱啤酒去弟弟家,但每人只喝了一瓶(民警在现场确曾见到带有血迹的空啤酒瓶)。

出事前一天,在外打工的老五给二哥高中林打电话,说觉得老三的“情绪不对劲”,让他过去看看。下午高中林就去了老三家,三小却不给开门。晚上,三小又打来电话要他去“拉一拉”。进门后,高中林拿钱让侄女高盼盼去买两瓶啤酒,被三小拦住。

他知道三小喜欢娃娃,“担心天黑女娃娃出门不安全”,就自己出村去公路边的小卖部,买了一箱啤酒,还给弟弟买了一条烟,给两个娃娃买了4个娃哈哈饮料。兄弟俩喝酒的时候,三小的婆姨盖着被子睡在炕上,6岁的贺浩喝完自己的饮料又去跟姐姐抢,两个娃娃闹得不亦乐乎。兄弟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,心情低落,酒也喝不动,几个小时才一人喝了一瓶。高三小大多只是沉默。

谁也不曾预料,一场亲情杀戮正在这死一般的沉默中发酵。

最后一根稻草?

对于当晚弟兄两人谈话的内容,高中林不愿多说,只是说他临走时,三小穿了件西装送他到门口,他还让弟弟穿厚一点,临走时还交代说:“想开点,要过年了,什么事都不要考虑。”

高中林说,老三和媳妇性格都比较内向,倒是合得来。老三的丈人很老实,就是他丈母娘爱“遭怪”(是非)。三小家住的窑洞是贺家以前的两孔旧窑。他丈母娘非要让翻新,骂过三小很多回,甚至还多次扬言要打发三小“走人”。三弟就是因为修窑才得罪了邻家,被邻居上门追打,还曾有人把雷管扔到了三小家的窑顶上。

媒人张东芬说,最近的一次冲突主要起因还在于三小自家妈,老太太很早就死了男人,辛辛苦苦把五儿两女拉扯大,老四很早就过继给了别人,老三又给人当上门女婿,其他几个日子过得也不好。老太太2008年得了脑血栓,半身不遂无人伺候。一个月前,高三小将母亲从后村接到了自己家照顾,高家老二还送过去一袋面和一桶油。但没过10天,老太太自己拄着拐回了家,随后高三小还把面和油送了回来。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肯定发生了什么。

高中林也承认,高三小接母亲到家住了不到10天,老太太自己回了家,这件事对三弟情绪的影响很大。

村民刘志秀,事后曾被贺家请来帮着清洗尸体。据他所说,贺家女子身上有15个刀口,女儿高盼盼的脖子环形刀口,整个脖子几乎被割断,儿子贺浩的脖子从左至右被捅穿。“有多大的恨呀,能捅婆姨15刀,还有两个小娃娃,高三小当时肯定疯了。”

1月30日,两口棺材载着31岁的母亲贺东祥和12岁的高盼盼下葬了。贺浩,被曾那么爱他的亲生父亲杀害的那个6岁小男孩,因为不足12岁在当地传统算夭亡,按照乡俗不能入棺,只能简单葬在了村后的山里。

杀妻灭子的高三小则羁押在看守所,等待最后的审判。

一个延续了13年的家庭就此灰飞烟灭。

上一篇:宁夏提高公办中小学公用经费标准
下一篇:暂无内容

公司简介  拍卖规则  法律声明  联系我们
Copyright @ 2006 Xb08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西部商务网 黔ICP备06002328号
贵州聚丰拍卖有限公司